7 被屠杀的修道院

下载免费读
  甚至对方随手留下点什么,可能他们这群人都要全军覆没在这里……
  暗暗警惕着,罗兹主教却也没被吓的退出去,毕竟猜测只是猜测,事情也许没那么糟,
  而且他还不至于没见到真正危险之前就避之不及的转身逃跑……
  事实似乎也的确如此,
  直到队伍抵达修道院的核心,一座高耸的教堂中时,他们也没遇到什么危险可言。
  似乎那凶手并没有利用这地方布下陷阱的想法。
  反倒是这座教堂内的情况令罗兹主教咬紧了牙关。
  放眼望去,几十具白骨凌乱堆叠在教堂一排排座椅周围、无数虫子趴伏在这些尸首身上,有的在骨骼内外乱爬,有的则在啃食着一些还残留有血肉的尸身。
  教堂洁白的石砖地表此刻凝固有一片片干枯的暗红血泊,随着阴冷的风缭绕于堂内,一阵阵腥味伴随尸臭连绵扑面而来。
  一行人出现在教堂门口,倒是相对驱散了些许此地的死气,
  然而当因背后阳光照射而延伸进去的层层人影覆盖在那些尸身与血泊表面时,光与暗与鲜血混杂,反倒让教堂内氛围显得更加悲凉。
  罗兹主教的脸色因此变得很是难堪,
  不论如何,这些人终究是教会的修士,甚至是他们这些神职人员需要重点保护的对象。
  然而现在却被当做猪狗一般屠宰在了自家教堂内!
  “我需要还原事情的真相。”
  他如此喃喃着,解下白袍宽袖里的一串乳白色玛瑙石手链,并转身吩咐了一句。
  “施法时我需要保持绝对专注,你们注意观察线索,如果发现有什么不对劲就及时打断我,魔鬼也许会在这方面埋伏后手。”
  说着,他没等有人回应,就朝着教堂深处一座高耸天使雕像方向双膝跪地,低头闭目呢喃了起来。
  一阵虚幻的烟雾伴随白袍主教的呢喃凭空诞生于周围地表,并且随着这呢喃持续而不断扩大,
  最终,原本寂静的教堂内像是刮起了一阵狂风,周遭一切都被刮的凌乱飞舞,
  而伴随狂风显现的朦胧雾气则如同被暴风刮起的沙尘,将众人完全淹没之余,却又从中隐约浮现出一道道虚幻的景象。
  那就像是在风暴中正在发生的事情一般,声音被风暴的轰鸣所掩埋,又仿佛船只在充斥着迷雾的海面上航行时,四周雾气深处接连浮现出的海市蜃楼。
  起先这些景象中只有飞蛾毒虫等琐碎身影,渐渐的,却出现了一些绰绰人影,
  画面最后趋于稳固,淹没于狂风中的人们可以艰难见到,在那无数气流构成的景象当中,浮现出的正是脚下教堂,以及教堂中发生的一起屠杀事件!
  的确是屠杀,而且还是单方面的,凶手是一位穿着灰羊毛长袍的矮胖身影,他所面对的却是数量众多的同院修士。
  然而数量的优势并没有在这件事上发挥作用,反而让事情变得颇为诡异——
  矮胖的凶手不断挥出匕首割开一个又一个修士的喉咙,动作干脆利落,没有半点犹豫。
  然而作为被屠杀方,那群修士却一个个坐在教堂排排长椅上呆立不动,任凭己方被宰猪般不断割喉放血,继而纷纷瘫倒在地!
  没有挣扎、没有反抗,死亡就这么不断发生着,数字连续积累,瘫倒、瘫倒、瘫倒……最终唯有那矮胖身影还站在原地。
  身体颤抖了一会后,这身影最终踏步离开教堂,朝着画面之外的方向走去。
  狂乱的风暴也因此逐渐平息,气流中的画面与现实缓缓重叠,最终,那些惨死的尸体与此地累累白骨合而为一。
  跪在地上的罗兹主教也于此刻睁开了双眼,随后他转头看向身后诸人,
  “发现有用线索了吗?”
  “看清了凶手外貌,其他的完全无法确定。”罗兹主教的一位副手无奈地回答。
  “能不能确定凶手的身份?”
  “只能从衣着方面猜测到他是这里的修士,但我并没有发现修道院的人员画册中有这人的存在……”
  罗兹主教闻言皱了皱眉,感觉事情有点棘手。
  不过就在此刻,静静站在人群中的伯尼突然开口说了一句:“他叫蒙德,可能是一位在修道院内负责养猪的猪倌。”
  “嗯?”
  白袍主教闻言表情奇怪地看向棕发年轻人,其他人也纷纷对此诧异不已,
  “你怎么知道的?”那位瘦高个副官好奇地问。
  “我会一点唇语,这信息是从凶手嘴里了解到的。”
  伯尼回答道:“他一边捅刀子一边念叨猪倌蒙德找你们报仇,猪倌蒙德说到做到,猪倌蒙德找你们报仇,猪倌蒙德说到做到……嗯,重复了大概有三十多遍。”
  这话让众人颇感错愕,其中很大一部分甚至都不知道唇语这个词对应的具体含义是什么。
  一些了解的,在回想了一番之前画面后,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只因刚刚那种场面整体上其实非常模糊,偶尔能看到一两句嘴唇开阖的清晰画面就已经算是眼光独到了,
  这位竟然完整的看清楚了?而且还分辨出了具体含义?
  因为对伯尼不太了解,一时间人们对此倒是不好评价,
  白袍主教此刻却没觉得这点有什么独特,只因刚才那种画面,能够有多大的清晰度除了施法者本身实力因素外,其实还要考虑观看者的体质。
  而有什么会比一位神眷者要来的体质奇特呢?
  当然,虽然感觉在情理之中,但伯尼能有这种技巧却还是让他很意外,
  之前罗兹主教虽然看重伯尼,却只是看重他的潜力,对于其个人能力其实没有太多期待,
  原因很简单,太年轻。
  虽说这位的资料中明显记录有较高的经商天赋,且已经有了一定成就,但商业在他看来本就不入流,更何况是出身背景强大之余所搞的商业了。
甚至对方随手留下点什么可能他们这群人都要全军覆没在这里暗暗警惕着罗兹主教却也没被吓的退出去毕竟猜测只是猜测事情也许没那么糟而且他还不至于没见到真正危险之前就避之不及的转身逃跑事实似乎也的确如此直到队伍抵达修道院的核心一座高耸的教堂中时他们也没遇到什么危险可言似乎那凶手并没有利用这地方布下陷阱的想法反倒是这座教堂内的情况令罗兹主教咬紧了牙关放眼望去几十具白骨凌乱堆叠在教堂一排排座椅周围无数虫子趴伏在这些尸首身上有的在骨骼内外乱爬有的则在啃食着一些还残留有血肉的尸身教堂洁白的石砖地表此刻凝固有一片片干枯的暗红血泊随着阴冷的风缭绕于堂内一阵阵腥味伴随尸臭连绵扑面而来一行人出现在教堂门口倒是相对驱散了些许此地的死气然而当因背后阳光照射而延伸进去的层层人影覆盖在那些尸身与血泊表面时光与暗与鲜血混杂反倒让教堂内氛围显得更加悲凉罗兹主教的脸色因此变得很是难堪不论如何这些人终究是教会的修士甚至是他们这些神职人员需要重点保护的对象然而现在却被当做猪狗一般屠宰在了自家教堂内我需要还原事情的真相他如此喃喃着解下白袍宽袖里的一串乳白色玛瑙石手链并转身吩咐了一句施法时我需要保持绝对专注你们注意观察线索如果发现有什么不对劲就及时打断我魔鬼也许会在这方面埋伏后手说着他没等有人回应就朝着教堂深处一座高耸天使雕像方向双膝跪地低头闭目呢喃了起来一阵虚幻的烟雾伴随白袍主教的呢喃凭空诞生于周围地表并且随着这呢喃持续而不断扩大最终原本寂静的教堂内像是刮起了一阵狂风周遭一切都被刮的凌乱飞舞而伴随狂风显现的朦胧雾气则如同被暴风刮起的沙尘将众人完全淹没之余却又从中隐约浮现出一道道虚幻的景象那就像是在风暴中正在发生的事情一般声音被风暴的轰鸣所掩埋又仿佛船只在充斥着迷雾的海面上航行时四周雾气深处接连浮现出的海市蜃楼起先这些景象中只有飞蛾毒虫等琐碎身影渐渐的却出现了一些绰绰人影画面最后趋于稳固淹没于狂风中的人们可以艰难见到在那无数气流构成的景象当中浮现出的正是脚下教堂以及教堂中发生的一起屠杀事件的确是屠杀而且还是单方面的凶手是一位穿着灰羊毛长袍的矮胖身影他所面对的却是数量众多的同院修士然而数量的优势并没有在这件事上发挥作用反而让事情变得颇为诡异矮胖的凶手不断挥出匕首割开一个又一个修士的喉咙动作干脆利落没有半点犹豫然而作为被屠杀方那群修士却一个个坐在教堂排排长椅上呆立不动任凭己方被宰猪般不断割喉放血继而纷纷瘫倒在地没有挣扎没有反抗死亡就这么不断发生着数字连续积累瘫倒瘫倒瘫倒最终唯有那矮胖身影还站在原地身体颤抖了一会后这身影最终踏步离开教堂朝着画面之外的方向走去狂乱的风暴也因此逐渐平息气流中的画面与现实缓缓重叠最终那些惨死的尸体与此地累累白骨合而为一跪在地上的罗兹主教也于此刻睁开了双眼随后他转头看向身后诸人发现有用线索了吗看清了凶手外貌其他的完全无法确定罗兹主教的一位副手无奈地回答能不能确定凶手的身份只能从衣着方面猜测到他是这里的修士但我并没有发现修道院的人员画册中有这人的存在罗兹主教闻言皱了皱眉感觉事情有点棘手不过就在此刻静静站在人群中的伯尼突然开口说了一句他叫蒙德可能是一位在修道院内负责养猪的猪倌嗯白袍主教闻言表情奇怪地看向棕发年轻人其他人也纷纷对此诧异不已你怎么知道的那位瘦高个副官好奇地问我会一点唇语这信息是从凶手嘴里了解到的伯尼回答道他一边捅刀子一边念叨猪倌蒙德找你们报仇猪倌蒙德说到做到猪倌蒙德找你们报仇猪倌蒙德说到做到嗯重复了大概有三十多遍这话让众人颇感错愕其中很大一部分甚至都不知道唇语这个词对应的具体含义是什么一些了解的在回想了一番之前画面后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只因刚刚那种场面整体上其实非常模糊偶尔能看到一两句嘴唇开阖的清晰画面就已经算是眼光独到了这位竟然完整的看清楚了而且还分辨出了具体含义因为对伯尼不太了解一时间人们对此倒是不好评价白袍主教此刻却没觉得这点有什么独特只因刚才那种画面能够有多大的清晰度除了施法者本身实力因素外其实还要考虑观看者的体质而有什么会比一位神眷者要来的体质奇特呢当然虽然感觉在情理之中但伯尼能有这种技巧却还是让他很意外之前罗兹主教虽然看重伯尼却只是看重他的潜力对于其个人能力其实没有太多期待原因很简单太年轻虽说这位的资料中明显记录有较高的经商天赋且已经有了一定成就但商业在他看来本就不入流更何况是出身背景强大之余所搞的商业了只是现在看来他倒是小觑了这位还不到十八岁的年轻人别的不说这所学可真是除了这句话以外呢他还说了什么罗兹主教神态和蔼地问语气和以往差不多却已经有了一些细微差别他还说主人即将降临你们早晚都要死主人即将降临你们早晚都要死这话让众人无不面面相觑主人是谁那位副官最后忍不住问不知道伯尼面不改色地回答他一边念叨这话一边离开的教堂气氛因此稍显沉默直到有人说了一句也许接下来会有更多线索罗兹主教闻言点了点头问清那猪倌离开的方向后带队继续朝着修道院深处走去  甚至对方随手留下点什么可能们群都要全军覆没在里……
  暗暗警惕着罗兹主教却也没被吓退出去毕竟猜测只猜测事情也许没那么糟
  而且还至于没见到真正危险之前就避之及转身逃跑……
  事实似乎也确如此
  直到队伍抵达修道院核心座高耸教堂中时们也没遇到什么危险可言。
  似乎那凶手并没有利用地方布下陷阱想法。
  反倒座教堂内情况令罗兹主教咬紧牙关。
  放眼望去几十具白骨凌乱堆叠在教堂排排座椅周围、无数虫子趴伏在些尸首身上有在骨骼内外乱爬有则在啃食着些还残留有血肉尸身。
  教堂洁白石砖地表此刻凝固有片片干枯暗红血泊随着阴冷风缭绕于堂内阵阵腥味伴随尸臭连绵扑面而来。
  行出现在教堂门口倒相对驱散些许此地死气
  然而当因背后阳光照射而延伸进去层层影覆盖在那些尸身与血泊表面时光与暗与鲜血混杂反倒让教堂内氛围显得更加悲凉。
  罗兹主教脸色因此变得很难堪
  论如何些终究教会修士甚至们些神职员需要重点保护对象。
  然而现在却被当做猪狗般屠宰在自家教堂内!
  “需要还原事情真相。”
  如此喃喃着解下白袍宽袖里串乳白色玛瑙石手链并转身吩咐句。
  “施法时需要保持绝对专注们注意观察线索如果发现有什么对劲就及时打断魔鬼也许会在方面埋伏后手。”
  说着没等有回应就朝着教堂深处座高耸天使雕像方向双膝跪地低头闭目呢喃起来。
  阵虚幻烟雾伴随白袍主教呢喃凭空诞生于周围地表并且随着呢喃持续而断扩大
  最终原本寂静教堂内像刮起阵狂风周遭切都被刮凌乱飞舞
  而伴随狂风显现朦胧雾气则如同被暴风刮起沙尘将众完全淹没之余却又从中隐约浮现出道道虚幻景象。
  那就像在风暴中正在发生事情般声音被风暴轰鸣所掩埋又仿佛船只在充斥着迷雾海面上航行时四周雾气深处接连浮现出海市蜃楼。
  起先些景象中只有飞蛾毒虫等琐碎身影渐渐却出现些绰绰影
  画面最后趋于稳固淹没于狂风中们可以艰难见到在那无数气流构成景象当中浮现出正脚下教堂以及教堂中发生起屠杀事件!
  确屠杀而且还单方面凶手位穿着灰羊毛长袍矮胖身影所面对却数量众多同院修士。
  然而数量优势并没有在件事上发挥作用反而让事情变得颇为诡异——
  矮胖凶手断挥出匕首割开又修士喉咙动作干脆利落没有半点犹豫。
  然而作为被屠杀方那群修士却坐在教堂排排长椅上呆立动任凭己方被宰猪般断割喉放血继而纷纷瘫倒在地!
  没有挣扎、没有反抗死亡就么断发生着数字连续积累瘫倒、瘫倒、瘫倒……最终唯有那矮胖身影还站在原地。
  身体颤抖会后身影最终踏步离开教堂朝着画面之外方向走去。
  狂乱风暴也因此逐渐平息气流中画面与现实缓缓重叠最终那些惨死尸体与此地累累白骨合而为。
  跪在地上罗兹主教也于此刻睁开双眼随后转头看向身后诸
  “发现有用线索?”
  “看清凶手外貌其完全无法确定。”罗兹主教位副手无奈地回答。
  “能能确定凶手身份?”
  “只能从衣着方面猜测到里修士但并没有发现修道院员画册中有存在……”
  罗兹主教闻言皱皱眉感觉事情有点棘手。
  过就在此刻静静站在群中伯尼突然开口说句:“叫蒙德可能位在修道院内负责养猪猪倌。”
  “嗯?”
  白袍主教闻言表情奇怪地看向棕发年轻其也纷纷对此诧异已
  “怎么知道?”那位瘦高副官奇地问。
  “会点唇语信息从凶手嘴里解到。”
  伯尼回答道:“边捅刀子边念叨猪倌蒙德找们报仇猪倌蒙德说到做到猪倌蒙德找们报仇猪倌蒙德说到做到……嗯重复大概有三十多遍。”
  话让众颇感错愕其中很大部分甚至都知道唇语词对应具体含义什么。
  些解在回想番之前画面后也觉得有些可思议
  只因刚刚那种场面整体上其实非常模糊偶尔能看到两句嘴唇开阖清晰画面就已经算眼光独到
  位竟然完整看清楚?而且还分辨出具体含义?
  因为对伯尼太解时间们对此倒评价
  白袍主教此刻却没觉得点有什么独特只因刚才那种画面能够有多大清晰度除施法者本身实力因素外其实还要考虑观看者体质。
  而有什么会比位神眷者要来体质奇特呢?
  当然虽然感觉在情理之中但伯尼能有种技巧却还让很意外
  之前罗兹主教虽然看重伯尼却只看重潜力对于其能力其实没有太多期待
  原因很简单太年轻。
  虽说位资料中明显记录有较高经商天赋且已经有定成就但商业在看来本就入流更何况出身背景强大之余所搞商业。
  只现在看来倒小觑位还到十八岁年轻别说所学可真……
  “除句话以外呢还说什么?”
  罗兹主教神态和蔼地问语气和以往差多却已经有些细微差别。
  “还说主即将降临们早晚都要死主即将降临们早晚都要死……”
  话让众无面面相觑
  “主谁?”
  那位副官最后忍住问。
  “知道。”伯尼面改色地回答“边念叨话边离开教堂。”
  气氛因此稍显沉默直到有说句:“也许接下来会有更多线索。”
  罗兹主教闻言点点头问清那猪倌离开方向后带队继续朝着修道院深处走去。
  甚至对方随手留下点什么,可能他们这群人都要全军覆没在这里……
  暗暗警惕着,罗兹主教却也没被吓的退出去,毕竟猜测只是猜测,事情也许没那么糟,
  而且他还不至于没见到真正危险之前就避之不及的转身逃跑……
  事实似乎也的确如此,
  直到队伍抵达修道院的核心,一座高耸的教堂中时,他们也没遇到什么危险可言。
  似乎那凶手并没有利用这地方布下陷阱的想法。
  反倒是这座教堂内的情况令罗兹主教咬紧了牙关。
  放眼望去,几十具白骨凌乱堆叠在教堂一排排座椅周围、无数虫子趴伏在这些尸首身上,有的在骨骼内外乱爬,有的则在啃食着一些还残留有血肉的尸身。
  教堂洁白的石砖地表此刻凝固有一片片干枯的暗红血泊,随着阴冷的风缭绕于堂内,一阵阵腥味伴随尸臭连绵扑面而来。
  一行人出现在教堂门口,倒是相对驱散了些许此地的死气,
  然而当因背后阳光照射而延伸进去的层层人影覆盖在那些尸身与血泊表面时,光与暗与鲜血混杂,反倒让教堂内氛围显得更加悲凉。
  罗兹主教的脸色因此变得很是难堪,
  不论如何,这些人终究是教会的修士,甚至是他们这些神职人员需要重点保护的对象。
  然而现在却被当做猪狗一般屠宰在了自家教堂内!
  “我需要还原事情的真相。”
  他如此喃喃着,解下白袍宽袖里的一串乳白色玛瑙石手链,并转身吩咐了一句。
  “施法时我需要保持绝对专注,你们注意观察线索,如果发现有什么不对劲就及时打断我,魔鬼也许会在这方面埋伏后手。”
  说着,他没等有人回应,就朝着教堂深处一座高耸天使雕像方向双膝跪地,低头闭目呢喃了起来。
  一阵虚幻的烟雾伴随白袍主教的呢喃凭空诞生于周围地表,并且随着这呢喃持续而不断扩大,
  最终,原本寂静的教堂内像是刮起了一阵狂风,周遭一切都被刮的凌乱飞舞,
  而伴随狂风显现的朦胧雾气则如同被暴风刮起的沙尘,将众人完全淹没之余,却又从中隐约浮现出一道道虚幻的景象。
  那就像是在风暴中正在发生的事情一般,声音被风暴的轰鸣所掩埋,又仿佛船只在充斥着迷雾的海面上航行时,四周雾气深处接连浮现出的海市蜃楼。
  起先这些景象中只有飞蛾毒虫等琐碎身影,渐渐的,却出现了一些绰绰人影,
  画面最后趋于稳固,淹没于狂风中的人们可以艰难见到,在那无数气流构成的景象当中,浮现出的正是脚下教堂,以及教堂中发生的一起屠杀事件!
  的确是屠杀,而且还是单方面的,凶手是一位穿着灰羊毛长袍的矮胖身影,他所面对的却是数量众多的同院修士。
  然而数量的优势并没有在这件事上发挥作用,反而让事情变得颇为诡异——
  矮胖的凶手不断挥出匕首割开一个又一个修士的喉咙,动作干脆利落,没有半点犹豫。
  然而作为被屠杀方,那群修士却一个个坐在教堂排排长椅上呆立不动,任凭己方被宰猪般不断割喉放血,继而纷纷瘫倒在地!
  没有挣扎、没有反抗,死亡就这么不断发生着,数字连续积累,瘫倒、瘫倒、瘫倒……最终唯有那矮胖身影还站在原地。
  身体颤抖了一会后,这身影最终踏步离开教堂,朝着画面之外的方向走去。
  狂乱的风暴也因此逐渐平息,气流中的画面与现实缓缓重叠,最终,那些惨死的尸体与此地累累白骨合而为一。
  跪在地上的罗兹主教也于此刻睁开了双眼,随后他转头看向身后诸人,
  “发现有用线索了吗?”
  “看清了凶手外貌,其他的完全无法确定。”罗兹主教的一位副手无奈地回答。
  “能不能确定凶手的身份?”
  “只能从衣着方面猜测到他是这里的修士,但我并没有发现修道院的人员画册中有这人的存在……”
  罗兹主教闻言皱了皱眉,感觉事情有点棘手。
  不过就在此刻,静静站在人群中的伯尼突然开口说了一句:“他叫蒙德,可能是一位在修道院内负责养猪的猪倌。”
  “嗯?”
  白袍主教闻言表情奇怪地看向棕发年轻人,其他人也纷纷对此诧异不已,
  “你怎么知道的?”那位瘦高个副官好奇地问。
  “我会一点唇语,这信息是从凶手嘴里了解到的。”
  伯尼回答道:“他一边捅刀子一边念叨猪倌蒙德找你们报仇,猪倌蒙德说到做到,猪倌蒙德找你们报仇,猪倌蒙德说到做到……嗯,重复了大概有三十多遍。”
  这话让众人颇感错愕,其中很大一部分甚至都不知道唇语这个词对应的具体含义是什么。
  一些了解的,在回想了一番之前画面后,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只因刚刚那种场面整体上其实非常模糊,偶尔能看到一两句嘴唇开阖的清晰画面就已经算是眼光独到了,
  这位竟然完整的看清楚了?而且还分辨出了具体含义?
  因为对伯尼不太了解,一时间人们对此倒是不好评价,
  白袍主教此刻却没觉得这点有什么独特,只因刚才那种画面,能够有多大的清晰度除了施法者本身实力因素外,其实还要考虑观看者的体质。
  而有什么会比一位神眷者要来的体质奇特呢?
  当然,虽然感觉在情理之中,但伯尼能有这种技巧却还是让他很意外,
  之前罗兹主教虽然看重伯尼,却只是看重他的潜力,对于其个人能力其实没有太多期待,
  原因很简单,太年轻。
  虽说这位的资料中明显记录有较高的经商天赋,且已经有了一定成就,但商业在他看来本就不入流,更何况是出身背景强大之余所搞的商业了。
  只是现在看来,他倒是小觑了这位还不到十八岁的年轻人,别的不说,这所学可真是……
  “除了这句话以外呢,他还说了什么?”
  罗兹主教神态和蔼地问,语气和以往差不多,却已经有了一些细微差别。
  “他还说主人即将降临,你们早晚都要死,主人即将降临,你们早晚都要死……”
  这话让众人无不面面相觑,
  “主人是谁?”
  那位副官最后忍不住问。
  “不知道。”伯尼面不改色地回答,“他一边念叨这话一边离开的教堂。”
  气氛因此稍显沉默,直到有人说了一句:“也许接下来会有更多线索。”
  甚至对方随手留下点什么,可能他们这群人都要全军覆没在这里……
  暗暗警惕着,罗兹主教却也没被吓的退出去,毕竟猜测只是猜测,事情也许没那么糟,
  而且他还不至于没见到真正危险之前就避之不及的转身逃跑……
  事实似乎也的确如此,
  直到队伍抵达修道院的核心,一座高耸的教堂中时,他们也没遇到什么危险可言。
  似乎那凶手并没有利用这地方布下陷阱的想法。
  反倒是这座教堂内的情况令罗兹主教咬紧了牙关。
  放眼望去,几十具白骨凌乱堆叠在教堂一排排座椅周围、无数虫子趴伏在这些尸首身上,有的在骨骼内外乱爬,有的则在啃食着一些还残留有血肉的尸身。
  教堂洁白的石砖地表此刻凝固有一片片干枯的暗红血泊,随着阴冷的风缭绕于堂内,一阵阵腥味伴随尸臭连绵扑面而来。
  一行人出现在教堂门口,倒是相对驱散了些许此地的死气,
  然而当因背后阳光照射而延伸进去的层层人影覆盖在那些尸身与血泊表面时,光与暗与鲜血混杂,反倒让教堂内氛围显得更加悲凉。
  罗兹主教的脸色因此变得很是难堪,
  不论如何,这些人终究是教会的修士,甚至是他们这些神职人员需要重点保护的对象。
  然而现在却被当做猪狗一般屠宰在了自家教堂内!
  “我需要还原事情的真相。”
  他如此喃喃着,解下白袍宽袖里的一串乳白色玛瑙石手链,并转身吩咐了一句。
  “施法时我需要保持绝对专注,你们注意观察线索,如果发现有什么不对劲就及时打断我,魔鬼也许会在这方面埋伏后手。”
  说着,他没等有人回应,就朝着教堂深处一座高耸天使雕像方向双膝跪地,低头闭目呢喃了起来。
  一阵虚幻的烟雾伴随白袍主教的呢喃凭空诞生于周围地表,并且随着这呢喃持续而不断扩大,
  最终,原本寂静的教堂内像是刮起了一阵狂风,周遭一切都被刮的凌乱飞舞,
  而伴随狂风显现的朦胧雾气则如同被暴风刮起的沙尘,将众人完全淹没之余,却又从中隐约浮现出一道道虚幻的景象。
  那就像是在风暴中正在发生的事情一般,声音被风暴的轰鸣所掩埋,又仿佛船只在充斥着迷雾的海面上航行时,四周雾气深处接连浮现出的海市蜃楼。
  起先这些景象中只有飞蛾毒虫等琐碎身影,渐渐的,却出现了一些绰绰人影,
  画面最后趋于稳固,淹没于狂风中的人们可以艰难见到,在那无数气流构成的景象当中,浮现出的正是脚下教堂,以及教堂中发生的一起屠杀事件!
  的确是屠杀,而且还是单方面的,凶手是一位穿着灰羊毛长袍的矮胖身影,他所面对的却是数量众多的同院修士。
  然而数量的优势并没有在这件事上发挥作用,反而让事情变得颇为诡异——
  矮胖的凶手不断挥出匕首割开一个又一个修士的喉咙,动作干脆利落,没有半点犹豫。
  然而作为被屠杀方,那群修士却一个个坐在教堂排排长椅上呆立不动,任凭己方被宰猪般不断割喉放血,继而纷纷瘫倒在地!
  没有挣扎、没有反抗,死亡就这么不断发生着,数字连续积累,瘫倒、瘫倒、瘫倒……最终唯有那矮胖身影还站在原地。
  身体颤抖了一会后,这身影最终踏步离开教堂,朝着画面之外的方向走去。
  狂乱的风暴也因此逐渐平息,气流中的画面与现实缓缓重叠,最终,那些惨死的尸体与此地累累白骨合而为一。
  跪在地上的罗兹主教也于此刻睁开了双眼,随后他转头看向身后诸人,
  “发现有用线索了吗?”
  “看清了凶手外貌,其他的完全无法确定。”罗兹主教的一位副手无奈地回答。
  “能不能确定凶手的身份?”
  “只能从衣着方面猜测到他是这里的修士,但我并没有发现修道院的人员画册中有这人的存在……”
  罗兹主教闻言皱了皱眉,感觉事情有点棘手。
  不过就在此刻,静静站在人群中的伯尼突然开口说了一句:“他叫蒙德,可能是一位在修道院内负责养猪的猪倌。”
  “嗯?”
  白袍主教闻言表情奇怪地看向棕发年轻人,其他人也纷纷对此诧异不已,
  “你怎么知道的?”那位瘦高个副官好奇地问。
  “我会一点唇语,这信息是从凶手嘴里了解到的。”
  伯尼回答道:“他一边捅刀子一边念叨猪倌蒙德找你们报仇,猪倌蒙德说到做到,猪倌蒙德找你们报仇,猪倌蒙德说到做到……嗯,重复了大概有三十多遍。”
  这话让众人颇感错愕,其中很大一部分甚至都不知道唇语这个词对应的具体含义是什么。
  一些了解的,在回想了一番之前画面后,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只因刚刚那种场面整体上其实非常模糊,偶尔能看到一两句嘴唇开阖的清晰画面就已经算是眼光独到了,
  这位竟然完整的看清楚了?而且还分辨出了具体含义?
  因为对伯尼不太了解,一时间人们对此倒是不好评价,
  白袍主教此刻却没觉得这点有什么独特,只因刚才那种画面,能够有多大的清晰度除了施法者本身实力因素外,其实还要考虑观看者的体质。
  而有什么会比一位神眷者要来的体质奇特呢?
  当然,虽然感觉在情理之中,但伯尼能有这种技巧却还是让他很意外,
  之前罗兹主教虽然看重伯尼,却只是看重他的潜力,对于其个人能力其实没有太多期待,
  原因很简单,太年轻。
  虽说这位的资料中明显记录有较高的经商天赋,且已经有了一定成就,但商业在他看来本就不入流,更何况是出身背景强大之余所搞的商业了。
  只是现在看来,他倒是小觑了这位还不到十八岁的年轻人,别的不说,这所学可真是……
  “除了这句话以外呢,他还说了什么?”
  罗兹主教神态和蔼地问,语气和以往差不多,却已经有了一些细微差别。
  “他还说主人即将降临,你们早晚都要死,主人即将降临,你们早晚都要死……”
  这话让众人无不面面相觑,
  “主人是谁?”
  那位副官最后忍不住问。
  “不知道。”伯尼面不改色地回答,“他一边念叨这话一边离开的教堂。”
  气氛因此稍显沉默,直到有人说了一句:“也许接下来会有更多线索。”
  罗兹主教闻言点了点头,问清那猪倌离开的方向后,带队继续朝着修道院深处走去。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章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